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设计报价 > 正文
  • 德式牙管家连锁成型 圣贝牙科拟2017 年上市
  • 日期:2022-04-20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墨子曰:故君子力事日强,愿欲日逾,设壮日盛;名不徒生而誉不自长、功成名遂;”、“天下之事,虑之贵祥,行之贵力,谋在于众,断之在独。”

  如上墨子的修身学与张居正的谋断警句,会经常出现在陈新贤的微信朋友圈中,作为意图打造国内民营牙科连锁第一品牌的“掌门人”,他对医疗行业的研判与战略思考直接影响着目标实现的长短距离。

  除了这些古训,朋友圈的图片中,更多是陈新贤在各种国际合作签约仪式上的身影。身为“德式牙管家”近百年历史的圣贝Pearl牙科品牌的引进者,陈新贤在布局牙科医院连锁发展中,一直在挖掘国际先进诊疗技术与优质医疗人才,国际合作显然是最快的途径。

  如2014年2月20日,德国弗莱堡大学口腔学院授权圣贝牙科成为德国弗莱堡大学口腔学院牙种植中国教学医院。

  事实上,由于市场前景好、风险可控、盈利模式清晰,再加上公立医院对口腔科不重视导致的垄断程度不高,口腔医疗成为民营资本最为活跃的领域之一,而且都已呈现出连锁经营发展的态势。因此,口腔连锁模式也成为医疗投资者青睐的专科领域。

  “圣贝的发展规划分四步走,即国际化、中国化、金融化,再到国际产业化。”在号称国内唯一民营三甲标准的成都圣贝牙科医院会议室中,陈新贤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如是说,并称民营医疗品牌化时代已经来临。

  由于医疗供需不平衡,现有公立医疗体系未能满足多元化医疗需求。因此,促进社会资本或社会力量来增大医疗供给已成为新医改的共识。另一方面,民营医疗在过往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野蛮式”路径,也备受诟病。而品牌化意味着社会资本将撩开面纱走向前台,经营过程重质量、惜信誉,并耐心的进行医疗人才培育和储备,即所谓不追求短期利益回报。因而,自建品牌化医疗机构成为这一轮医疗投资的选择。

  此外,由于医疗具有公共品特征使得从业者都避谈盈利,社会资本医疗投资回报与医疗的公益性之间似乎存在矛盾。但事实上,随着医疗证券化推进,不从医疗本身而从资本市场上得到价值回报,已然破解了这道难题。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民营医疗投资创业者,在医疗投资界浸染了十几年的陈新贤也敏锐地看到这一趋势。作为圣贝牙科集团的董事长,他的战略布局中把“金融化”放置到了重要位置,即未来两年左右上新三板。

  至于扩张发展,在完成自建8家牙科连锁医院并树立行业品牌后,陈新贤选择的路径是参与到“混合所有制”改革大潮中,挖掘现有医疗资源复制运营经验,通过创品牌、借品牌和买品牌的投资策略,最终形成牙科行业中的第一品牌。

  精致贴身的白衬衫、做工精良的西裤是陈新贤着装标配,配着他瘦高的身形产生的外观感,容易让人把其归入投行类的商界人士。但其实在26年前,陈新贤是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1989年,他从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成为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在其后的7年间,他和大多数医生一样,经历了住院医生、门诊医生、门诊主任等工作历程,也做过医务科长、副院长等职务。尽管工作地点曾换成了成都市西城区中西医结合医院,但一直在公立医院从事一线临床工作。

  或许是抛不开的家乡区域基因,身为福建人的陈新贤于1997年选择了“下海”,即离开体制内,和几位朋友一起成为了民营医疗的一份子。

  十年间,从医疗设备租赁到投资运营医院,陈新贤的医疗版图不断扩大。他任董事长的新加坡华康医疗投资集团,曾一度投资和管理运营着160家医疗机构。但到2001年后,他却把版图有意缩小。直至2007年间,进军牙科专科领域成为他的新选择,而这一年正是新医改酝酿和启动的时期,此后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成为新医改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7年后中国启动第二轮医改,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有史以来最好的政策就是要建立覆盖全民的医保,这对全国人民是一个天大的好事。这意味着基本医疗由国家来承担了,我原来做妇产领域也就成了国家医保的主要范畴。牙科在国际社会上都不属于医保范畴,它属于商业医疗保险来解决的问题。”陈新贤称。

  “当时有朋友在做欧洲的医疗设备、材料,对他们德国的医疗机构比较熟悉,就把德国圣贝牙科介绍给我,去考察后决定投资参股。”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01年他以战略投资的形式参股有近百年历史的德国圣贝牙科,占其15%的股份。

  由于欧美国家在医疗技术上的先进性,从2009年后的社会资本办医热潮中,涉足高端医疗市场的投资者很多都选择国际合作路径,即与国际顶尖医疗机构或医学院校达成品牌、技术和管理输出合作关系,以期更快的建立起相应的经营发展能力。而欧美优质医疗机构也成为国内意图进军医疗市场的主办机构争夺的对象,合作的价码自然水涨船高。

  从2007年开始,陈新贤就酝酿着把德国圣贝引入中国市场,这一过程经历了5年之久。

  “多次跟他们协商,用他们的医护人员和医疗技术到中国来发展民营医疗。德国人做事情很谨慎,需要多方的沟通和耐心的考察。”陈新贤回忆称,而最终他以放弃15%股权收益的诚意,换得了德国圣贝在中国国内唯一品牌使用权,包括医疗技术合作。

  2011年,圣贝牙科在四川成都落成,陈新贤建立中国牙科第一品牌的目标迈出了第一步。

  “天府之国自古丰衣足食,四川人对健康的认识走在全国最前面。而且毕业后就在成都工作,是第二故乡。”陈新贤解释为何把第一家圣贝牙科医院开在成都的缘由时称。

  事后证明,陈新贤的决策非常准确。随着第一家牙科医院的成功,成都第二家圣贝牙科也建成投入运行。而这家圣贝牙科以三甲医院的规模与标准,在民营口腔行业引发了不小震动,也突破了民资牙科仅是二三把牙椅的门诊形态。

  此后,称谓“德式牙管家”的圣贝牙科在西安、武汉、北京、上海等国内重要大城市中陆续建成运行。

  成都高新区科华南路和桂溪西街的交叉路口,一幢棕铜色高5层建筑面积近6000平方米的独栋大楼非常显眼地竖立着,周围都是高档新兴住宅小区。远看像星级酒店或设计独特的写字楼,近看大楼被镂空手法铸就的金属制贝壳包裹,大门正上方一扇贝壳中镌刻着蓝色十字。贝壳喻为牙齿的纯白与坚硬,也是陈新贤引入德国圣贝的logo象征。

  这座大楼是圣贝牙科旗舰店也是号称国内唯一民营三甲建设标准牙科医院,从装饰上试图向外展示它的国际范。

  “作为德国弗莱堡大学口腔国际联盟医院,我们将获得医教研培四个方面的全力支持。”陈新贤表示,圣贝牙科经过多方努力,也获得了德国圣贝牙科的学术发展支持机构的合作关系,比如包括跟弗莱堡大学共同研发Prussian的种植牙技术,牙科材料、干细胞和生物医学等,医务人员学习培训等。

  “我们跟英国邓迪大学和韩国庆熙大学,在医疗技术、学术交流方面进行了合作。”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第二步是中国化,即要把国际技术变成民族的品牌、民族的制造和民族的产品。

  至于如何落地中国化,陈新贤的解释是,“走混合所有制和特许经营的发展路线。”

  这将意味着,在大城市自建医院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圣贝牙科将选择与公立医院合作扩大“版图”,巩固在大城市的发展优势。

  “依靠在大城市积累起来的优质医疗资源和技术,可以辐射到周边地级,甚至县级城市,形成一个多元化、连锁化的发展格局。”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发展布局上,自建新建医院更多是在一个重点城市的区县周边地区,用省会城市航母来带动下面的发展。大城市区域将与公立医院合作采取混合所有制或特许经营的发展模式。而在大城市与大型三甲公立医院的合作,已经在酝酿中。

  如果顺利走过国际化和中国化,金融化将是圣贝牙科的预期目标,即进入资本市场。

  据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圣贝牙科上市预期为2017年前后,“上市只是我的一个过程,并不是我的目标,通过上市过后,可能收购一些大型的专科三甲医院,推动圣贝牙科的发展。”

  “最终目标是国际产业化,全世界各个国家,适合我们投资的我们都可以去。最终不是说引进多少国际品牌,而是发达国家用上中国制造的品牌有多少。这是我的理想,也是我的目标。”陈新贤表示,当然能否实现,跟国内牙科专业的医生、专家,还有我们的平台、资本等综合因素来决定。

  “如果不涉及上下游,口腔的价格是居高不下的。因为我们现在引进的设备、材料都是进口的。”陈新贤称,如果圣贝牙科有50家医院连锁时,国外的材料商、供应商、设备商都要找过来,那么可以跟其一起合资生产,把他们的生产线、技术引到中国来,降低材料、设备成本,把降低的材料和设备成本用来降低医疗价格。

  “创品牌是首要的,要有平台,有平台后才能去借品牌,混合制其实就是借品牌,之后是收购,那就是买品牌。创品牌、借品牌、买品牌并举的投资策略。”陈表示。

  “有观点认为口腔科进入门槛很低,一两个医师就可以开起来了。其实,中国已过了这个阶段。现在的牙科需要比较规范的楼宇建设,医疗流程。”陈新贤表示, 正轨的牙科医院消毒是六个层级的消毒体系,很小的层面能容纳那么规范的消毒体系吗?如果没有过关的消毒体系,口腔最容易传播传染病,比如肝炎、肺结核、艾滋病等这些通过血液传播、黏膜传播的疾病,如果口腔消毒不严,就会给顾客带来灾难。

  “小的一个牙科能支撑这么大的成本吗?三把、四把牙椅每天都在转,赚来的钱还不够消毒系统的费用。”陈新贤称,牙科医院的规模化一是能保证医疗质量,其次也是摊薄成本降低费用价格。因此,圣贝选择的连锁化发展是口腔医院而非口腔门诊。

  近些年医疗投资热潮中,口腔牙科医院的连锁发展模式已形成了共识,同时也吸引了投资和资本的关注。目前民资口腔连锁机构如瑞尔、拜博、可恩牙科等都有投资机构“入驻”。

  “圣贝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被投资机构收购参股过的口腔连锁机构。”陈新贤表示。

  在医疗投资持续火爆的当下,优质医疗机构即一个好的项目,势必成为投资机争抢的对象。对于圣贝牙科资本市场上的计划,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正在进行A轮融资,有两家国内大型投资机构正在进行相关市场调研。

  “这两家都是战略投资,如果是对赌性的财务风险投资,我个人不太感兴趣。当然,也不排除医疗产业基金。”陈新贤解释称,因为医疗是中长期风险投资,如果要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丰厚的回报,医疗这样的领域实现不了。比如有资本投入要有20%回报,医疗哪能有20%的利润?

  至于目前圣贝牙科8家医院的整体营收情况,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8家都处于亏的状态,2014年整体亏8000万,今年预期亏2600万。而这4年的发展期间,圣贝牙科总共投资了3亿元。

  “说医疗能赚多少,是不可能的事,一旦医疗的利润高了,你的品牌就砸了。不能走急功近利、杀鸡取卵之路。做品牌难得多,当然一旦品牌做成了,那以后就是百年老店。”陈新贤表示,目前圣贝牙科是其个人和几个自然人股东投资,之前有个别股东持不同发展意见的,已经被他个人买回股份,因此不存在回报压力,可以耐心做医疗品质和品牌。

  陈新贤的一系列举动,也在证实着这番“做品牌”的经营理念。2015年5月16日,由圣贝慈善基金会、四川省老龄办共同发起的圣贝慈善基金成立正式开启。当日,社会知名人士田朴珺、费勇、虹影、亚当威廉姆斯、梦桐担任基金会大使并进行了现场捐款,同时圣贝牙科,也就是陈新贤个人捐赠300万,该基金称为了普及“8020”牙健康(即80岁有20颗好牙)意识,为“老年人牙健康、牙缺失进行慈善援助活动,将惠及3000多名缺失牙患者、近万个家庭。

  品牌将产生更大的价值。据陈新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在融资进一步扩大发展后,圣贝牙科计划在2017年或2018年登陆新三板,在更大的资本平台上扩大发展与谋求价值回报。

  璞信投资执行合伙人王广英曾撰文表示,医疗资产证券化已渐成趋势,境内外主板上市医院类企业估计未来五年可有百家数量级。从多层次资本市场构建角度,新三板因其挂牌门槛低、速度快等因素,对广大民营医院更有现实可操作意义,即目前呈现发展热度的新三板可作为非公立医院发展过程中与资本市场轻度和首度联姻之选。

  目前,新三板挂牌的医疗服务类企业仅四家,其中口腔医院仅有德州可恩口腔医院股份有限公司(830938)。2015年4月底,可恩口腔公告拟发行不超过700万股,每股人民币7.00元,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900万元。可恩口腔是四家挂牌医院中目前唯一一家做市企业,并成功进行多次募集,市盈率40多倍。

  “医院人力成本很高是微利行业,而医院的数据库是有更大价值的地方,就像沃尔玛不是靠卖零售赚钱,是靠门槛费、资金的周转率、数据库。”陈新贤表示,如今要用互联网思维来看医疗行业。

  不从医疗本身赚钱而从资本市场上得到回报,已经是越来越多医疗投资者们的选择。从去年开始,诸多上市公司跨界收购医疗项目后,市值都得上涨,也证实了这一路径的成功性。

  尽管陈新贤的牙科医疗版图已展开,但这个市场也不乏诸多看好者,民营口腔医院和公私合作的牙科门诊,也在不断出现并成为投资热点。

  “2011年之前没有大型连锁牙科,现在全国到处都是。因为大家都觉得牙科能赚钱,会干的也来,不会干的也来,但投身后又觉得水很深,有可能很多人被淹没了,还有一部分留下来。”陈新贤表示,到最后谁能取得胜利,就看谁的医疗质量把控得好,谁的医疗人才多,谁的品牌做得好,最后就是用实力来竞争。

  近些年,社会资本办医不断迎来政策利好。6月15日,国务院发出《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这份被称作史上最有力的支持社会办医的文件,从进一步放宽准入、拓宽投融资渠道、促进资源流动和共享、优化发展环境等4个方面,提出了尽可能细化的政策措施。

  因此,业内认为社会资本办医、民营医疗将迎来更大发展空间。但陈新贤民营医疗的形势从不同视角给出了判断。

  “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还是国有医院,这十年内民众还是依赖国有医院,十年后会转变。”陈新贤表示,并称今后民营医疗会面临一个大范围的重新洗牌,即优胜劣汰。

  “国内民营医疗现在有1万多家,5年左右肯定会淘汰85%,能生存和发展起来的大概15%。”陈新贤分析称,之前民营医疗能够在夹缝中得到发展,因为很明确分为公立医院、私立医院,就这两种医院。公立医院有公立医院的优点,它的技术、质量是没问题的,但它的环境、服务是有问题的。民营医疗是因为国有的机制体制问题、服务和环境问题而产生了民营医疗。民营医疗虽然解决不了疑难疾病,但还是能解决小病、一般疾病,它有良好的环境和服务,所以很多人就选择民营医院。但当下越来越多的国有医院被资本收购,进行了公私合作,既有国有医院的医疗技术,又有民营医院的体制和服务环境,所以说原来的民营医疗如果不改变,85%的都会被淘汰掉。

  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对该内容存在异议,或发现违法及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我们将安排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