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效果图 > 正文
  • 阿布拉莫维奇:俄罗斯幸存寡头当年普京没动他如今在英国遭殃
  • 日期:2022-05-08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这个消息一出,立马引起世界足坛的震动,据说当天就有20个买家表示了购买意愿。

  但在3月10日,阿布拉莫维奇却得到了英国的制裁命令,冻结其资产,这笔全球热门的交易计划也不得不停止。

  而英国政府制裁的原因是阿布拉莫维奇是“亲克里姆林宫的寡头”,并且“与普京关系密切”。

  其实,类似的传言由来已久,即便他本人多次否认,外界还是普遍认为他和莫斯科的关系匪浅。

  那么,阿布拉莫维奇到底和俄罗斯是一种什么关系呢?作为一个90年代就已经崭露头角的寡头商人,又是靠着什么能在这30年屹立不倒,免于清算的呢?

  1966年10月24日,阿布拉莫维奇出生在伏尔加河畔萨拉托夫的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家庭,他的祖父母和外祖母都是犹太人,而外祖父是乌克兰人,所以阿布拉莫维奇也有四分之一的乌克兰血统。

  阿布拉莫维奇的童年生活可以说是非常凄惨,不但家境贫寒,而且很早就失去了父母。

  1岁的时候母亲怀孕,因为知道没有能力再养活第二个孩子所以决定流产,结果意外死在手术台上。而祸不单行,3岁时他的父亲又因为建筑工地的事故而去世,所以孤苦伶仃的阿布拉莫维奇是被他的叔叔抚养长大。

  这种悲惨的生活背景让阿布拉莫维奇异常早熟,使得他很早就展现出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与心智,从小开始脑子里就总是充满着各种点子。

  不过,小阿布拉莫维奇学习上却不怎么样,中学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所以便去了军队当兵。

  而也正是在军队里,他的那种黑白交织的商业天赋得到了唤醒。他很快就摸清楚了在军队里赚钱的门路。

  当时苏联已经走向末期,各种秩序都在崩坏,军队从上到下腐败成风,很多军人都通过倒卖军队物资的方式牟利。

  不过,只是跟其他人一样偷卖军队物资还不算什么,真正能体现阿布拉莫维奇的“经商天赋”是他退役前的一桩“大买卖”。

  当时是1986年,阿布拉莫维奇和战友们被派去上山伐木。看到满山的森林让阿布拉莫维奇感到头疼不已,因为就靠他们这点人手,怎么下力气也得要两个月才能干完。

  结果阿布拉莫维奇灵光一闪,跑到了附近的村庄,脸不红心不跳地跟苏联老乡们说:“乡亲们,我们获得了这片山林的特别销售权,你们可以在我这里购买木材。”

  听到国有山林可以砍伐了,老乡们惊喜交加,纷纷掏钱,扛着斧头热火朝天地就进山了。

  要说老乡们的效率就是高,三天过后,阿布拉莫维奇便带着战友和满袋子的卢布回去复命。

  而被打点过的上级长官也不去追究细节,阿布拉莫维奇和战友瓜分完了剩下的钱,便“光荣”地退伍了。

  退伍后的阿布拉莫维奇很快结婚,而从岳父那得来的两千卢布的嫁妆成了他寡头之路的启动资金。

  他从倒卖香水、香烟等小玩意开始,越做越大,而且经营项目更是包罗万象,到1990年的时候阿布拉莫维奇至少创办了20家公司,成为了苏联末期的新贵。

  这一段神奇发家史具体过程已经不可考,但肯定不是靠着诚实经商和诚信买卖,他的背后也必然是有着一群急于把权力变现的国有企业经理和政府官员,而阿布拉莫维奇的敏锐和狡猾同样让这些人获利颇丰。

  而在90年代初成为富豪的阿布拉莫维奇还打算“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很快勾搭上了著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然后透过这层关系,他又进一步地结交了叶利钦。

  到了1996年的时候, 阿布拉莫维奇联合别列佐夫斯基各出一亿美金,拿下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而这个价格只相当于实际价值的8%。

  在混乱的90年代,阿布拉莫维奇还只是寡头俱乐部里一个小老弟,所以也不在七大寡头之列。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阿布拉莫维奇才没有被手里的财富冲昏头脑,更加懂得“夹着尾巴做人”。

  跟日益嚣张的别列佐夫斯基不一样,阿布拉莫维奇一直保持着和叶利钦的良好关系。

  作为俄国人,阿布拉莫维奇却滴酒不沾,说话温和、态度谦恭,对政府几乎是言听计从,随叫随到。

  所以当时就有很多人怀疑阿布拉莫维奇甘愿当了叶利钦家族的“提款机”,比如1998年就有人指控阿布拉莫维奇曾给叶利钦的女儿,在德国购买了一处房产和两条快艇。毫不意外,双方都对此一概否认。

  另外,阿布拉莫维奇对于政治也像是有意识地远离,直到1999年才他才成为国家杜马议员,这与一天到晚都想管理整个国家的其他寡头相比,可是说天壤之别。

  除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他还涉入了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俄国际影视公司、鄂木斯克炼油厂等大型公司的经营,俄罗斯铝业公司和全球第二大铝生产厂鲁斯阿尔一半股份也为他所有。电力、汽车、化工、制药等各个领域都常常见到他的身影。

  和其他寡头不太一样的是,阿布拉莫维奇在经营上还是有值得称赞的地方,并不是单纯靠着裙带关系倒卖国有资产就发财的。

  当时的切尔西是风雨飘摇,在财务上常年债务缠上,连日常的经营都快维持不下去,结果阿布拉莫维奇一介入,立即起死回生的功效。

  2003年 6月,阿布拉莫维奇以1.3亿英镑收购切尔西,那时候英国人还搞不大清楚这个俄国人的来头,但没过多久,全欧洲的球迷就被阿布拉莫维奇的那雄厚的财力所震惊。

  为了还债、弥补赤字和引进球员,短短4年时间里,阿布拉莫维奇在切尔西身上猛砸了4亿多英镑,每年都超过1亿英镑的投入真是前无古人。

  而且这也让原本“穷困潦倒”的切尔西,摇身一变成为英超新霸主,其他球队只能望洋兴叹。

  一个个超级球星被阿布拉莫维奇收入囊中:费雷拉、卡瓦略、蒂亚戈,当时欧洲最强的新人彼得·切赫、阿尔延·罗本,以及迪迪埃·德罗巴——还有传奇主教练若泽·穆里尼奥,都在这个时期加盟到了切尔西。

  在阿布拉莫维奇经营的快19年时间里,切尔西各种英超冠军拿到手软,并历史性地在2011-2012赛季夺得欧冠冠军,2021年夺得世俱杯,使得切尔西在历史成绩上实现了大圆满,也就是夺得过所有联赛和杯赛的冠军。

  不过,在阿布拉莫维奇为俱乐部带来巨大的财力支持的时候,也遭到了外界的许多非议。

  比如有人批评他打破了过去足球俱乐部渐进发展的惯例,让欧洲足球提前进入了富豪们竞相砸钱烧钱的时代,这并不利于足球运动的长远发展。

  但是支持者认为,阿布拉莫维奇并不是仅靠着出手阔绰就带起了一个顶尖俱乐部,而是有明确方向地在选择管理层、教练和运动员,这体现了他作为一个成功商人的能力。

  至于切尔西的球迷,自然更是爱戴阿布拉莫维奇,毕竟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球队夺冠更能让球迷开心的呢?

  就像是阿布拉莫维奇在入主切尔西,首次夺得英超冠军所承诺的那样:“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一支在未来10年以及更长时间内,世界上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

  不可否认,阿布拉莫维奇的确非常热爱足球,对切尔西也倾注了很多的感情。但这还是不足以解释,为什么他要在2003年突然跨界、而且是跨国去经营一个足球俱乐部。

  2000年普京正式入主克里姆林宫,这个克格勃出生的小个子总统,上台没多久,便向寡头们传递出一个清楚的信息:不准再插手政治。

  尤其是“克里姆林宫教父”别列佐夫斯基,更是公开对抗普京,利用自己旗下的媒体在车臣和核潜艇失事问题上大做文章,对政治展开猛烈攻击。

  但是这些寡头却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对手已经不是虚弱无能的叶利钦了,而是意志坚定、说一不二的普京,这位新总统非常乐意,也毫不介意用国家机器对寡头们进行清算。

  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两次被定罪,在监狱里蹲了10年才被特赦流放······

  这一段时间,寡头们人人自危,但唯有阿布拉莫维奇,却是“人在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从一开始,阿布拉莫维奇就表示了对普京的忠诚,他附和普京的意见,表示俄罗斯企业应该向社会做出更多的回馈。

  而且就像是要实践这个倡议一般,阿布拉莫维奇在2000年竞选成了楚科奇民族自治州的州长,他完全以慈善家的方式来推动辖区内的建设。

  楚科奇就是与阿拉斯加隔海相望的那块区域,可是说是全俄最为偏僻、贫穷的地方,本来和阿布拉莫维奇是素无渊源。

  但阿布拉莫维奇却甘愿在这里花了7.7亿英镑为当地居民建设学习、医院等各种公共设施,除此之外还再追加了5亿英镑对当地的投资,甚至自掏腰包请当地人到黑海边旅途度假。这让他一度被当地人称作“上帝”。

  一开始还有人猜测这是他进军政坛的起手式,但没想到他却一直安心在楚科奇州长的位置上做慈善做到了2008年,之后就向普京提出了辞呈,从此彻底远离政治。

  比如在老大哥别列佐夫斯基流亡前后,阿布拉莫维奇就作为中间人收购了他的大部分资产,然后在几年时间统统交给了政府,这里头就包括多家媒体和西伯利亚石油公司。

  而当政府也开始追究他过去的一些责任的时候,阿布拉莫维奇同样表现出了百分百的服从。

  在2003年俄罗斯政府曾宣布要追究阿布拉莫维奇的逃税问题,结果得到消息的他二话不说,立刻从英国赶回俄罗斯,一口气就补足了10亿美元的税款。

  不过,对于狡猾的阿布拉莫维奇来说,光是这样还是不能让他有十分的安全感,他还是得想方设法地转移资产到国外去,而投资切尔西,无疑是当时最好的途径。

  这样一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把经营的重心转移到英国,二是也让阿布拉莫维奇在欧洲广为人知,如此一来,俄罗斯政府要追究他也会有些顾虑。

  阿布拉莫维奇的阳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么多年来他基本出清了在俄罗斯的全部资产,并且一直没有让俄罗斯政府抓到他的小辫子。

  “阿布拉莫维奇可能是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大亨。别列佐夫斯基这些人太幼稚,老想显示他们的影响力,结果却反受其害,阿布拉莫维奇比他的前辈们聪明得多。”不测风云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阿布拉莫维奇从俄罗斯安全下庄,并且保住了他的万贯家财,从此在英国安安稳稳地度过余生。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对阿布拉莫维奇举起法律大棒的,不是他防备了二十多年的普京,而是他曾满心相信的英国政府。

  2月24日,俄罗斯进军乌克兰,阿布拉莫维奇知道广泛的制裁马上就会到来,所以赶紧宣布要把切尔西足球俱乐部的管理权移交给慈善基金会。

  但英国政府和英超的压力接踵而来,表示如果阿布拉莫维奇不交出切尔西的所有权和管理权,那么俱乐部和他都要受到相应的制裁。

  对于阿布拉莫维奇来说,此时的切尔西早就不是一个政治避险的工具,而是倾注了19年心血和感情的寄托,让他放弃切尔西就像是要一个父母放弃自己的孩子。

  可是形势比人强,3月3日,阿布拉莫维奇最终还是决定出售俱乐部,而且承诺会把净收益捐给乌克兰战争受害者。

  不过,阿布拉莫维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印象里一贯尊重法制和私有财产的英国,这个时候却是另一副嘴脸。

  英国政府根本不打算放阿布拉莫维奇脱身,英国的文化、媒体和体育大臣纳丁·多里斯就说,英国政府的目标就是让那些“使普京政权得手”的人承担应有的责任。

  3月10日,英国下达制裁令,阿布拉莫维奇90亿英镑的巨额资产统统被冻结,而且明确表示切尔西的交易将由政府接手,阿布拉莫维奇不能从中获得任何收益。

  如果他和普京的关系真像外面说得那么密切,又怎么会如此煞费苦心地要转移财产?又怎么会在乌克兰战争真的爆发后,才慌忙地要去处理切尔西呢?

  英国政府其实也是知道这一点,只是这个时候借题发挥,找来这头肥羊开刀罢了——俄罗斯人或许该感到愤怒,因为这头肥羊可是靠啃他们家的牧草才长大的。

  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为阿布拉莫维奇感到不平,因为对他个人而言,这也不过是迟来的正义。